位置:首页 > 会计 >

这一年,好书滋养教师成长

作者:民涛医药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9 05


书有这样一种魅力,能带着你的灵魂进入一个神奇的旅程,可以上天入地,也可以穿越古今。读书是一种需求,也是一种享受。在读书中,你可以与孔孟谈礼,同老庄论道。读大家,汲取教育智慧;读经典,重拾心中信仰;读名家,开启辽阔视角;聆听阅读经,感受好课“功夫在诗外”的惊喜与收获。



读大家

回味教育经典


马卡连柯、苏霍姆林斯基、杜威……在读大家系列策划中,我们走进了这些教育名家,聆听他们的教育故事,感受他们的教育思想与教育魅力。


有人说,没有惩罚的教育是虚弱的教育、脆弱的教育、不负责任的教育。两会期间,“教师惩戒权”成为教育热议话题。纵观马卡连柯的集体教育思想,我们发现他在教育中十分尊重学生的人格,从来不拿有色眼镜看待失足青少年和流浪儿童,而是把他们看成对社会有用的人和有发展潜能的人。在他的眼里,一切教育都是从尊重人、信任人开始的,只有以尊重和信任为出发点,才能生成科学、有效的教育策略。


苏霍姆林斯基曾说,“每当我把学生领进私人图书馆时,那才是我倍感幸福的时刻。”他的私人图书散布在几间屋子里,走廊上、地板到天花板的墙上都布满了书架,这里是他和孩子精神交流的乐园。 


“教育即生活”。生活是不断发展、不断生长的,因此教育也是不断生长的。在美国实用主义教育家杜威的论著里,不断阐释着生活与教育、经验与教育、思维与教育等丰富的内容。



读经典

重拾心中信仰


战争年代已经离我们远去,而“红色经典”中所蕴含的坚定信仰、家国情怀、献身精神等高贵品质,对于我们来说,都是宝贵的精神营养。在《红岩》中,文字赐予了我们精神力量随着汩汩滔滔的文字,流进我们的心田,也必将随着我们的记忆流传开去,代代继承。 


《边城》的语言是沈从文盛年的语言,每一句都十分饱满,充满水分,酸甜合度,像一篮新摘的烟台玛瑙樱桃。我们也曾走进《边城》,回味沈从文笔下那个美丽而带点伤感的恋乡梦。 


人有两个世界,一个是现实的,一个是精神的。诚然,少平的现实世界是痛苦的,但他从精神世界获取安慰,这种安慰来自书籍。正是这些书,使他觉得活着还是十分有意义的;正是这些书,帮他熬过眼前这艰难而痛苦的每一个日子;正是这些书,把他从沉重的生活中拉出来,使他的精神不致被劳动压得麻木不仁。正是书籍的力量,让他在贫穷、劳累甚至卑微的环境中,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。 


《红楼梦》塑造了众多女性的形象,作品中不少女性虽然是“配角”,但也颇具个性,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比如,史湘云的“萌态”就是一种天真在外,尺度在心。看似没有心机,却是心中自有成算。而史湘云的“萌态”社交,不仅在于她的开朗率真,更在于她的容人之量。所以,她虽然心直口快常得罪人,却没有人真正记恨她。


人生就如一片海洋,有平静、有巨涛、有暗流,时而推上风口浪尖,时而跌进幽深低谷。在《老人与海》中,我们体会到的是高贵的灵魂、硬汉的悲情。



读名家

开启广阔视角


如果让我们跨越几百年,去看看西方不同时期、不同人对中国的描述,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国际著名汉学家史景迁的作品讲述的就是这些渊源流传的故事。在他眼里,中国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国度。他说:“当西方刚刚接触中国时,中国就明显表现出这种能力;几世纪来,流行风潮的无常,政治情势的改变,也许曾使中国的光彩暂且蒙尘,但是中国的吸引力却从未完全消失过。” 


当我们身处大地,也许常常会有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局限,而当人类战胜了地球引力飞上天空时,脚下的土地又会化为什么样的符号呢?《小王子》的作者安托万·德·圣艾修伯里,就是这样一个人,既可以在大地上仰望天空,赞叹云海的美丽优雅,又可以驾着心爱的飞机,记录从云海中浮出的刺激与惊喜。 


黄昏的撒哈拉沙漠,用一片诗意的苍凉迎接三毛。她用文字为经,见闻做纬,编织绚丽的故事,将多年的乡愁,回归成了释解心灵的一次盛宴。“漫漫的黄沙,无边而庞大的天空下,只有我们两个渺小的身影在走着,四周寂寥得很,沙漠,在这个时候美极了。”语句的长短变化,既富有音乐性,又自然天成,让读者产生一种阅读快感。


余华并不是一名多产作家,他的作品以精致见长。正如他自身坦言: “我觉得我所有的创作,都是在努力更加接近真实。在角色中找寻自己的影子。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,黑夜从天而降了。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,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。在《活着》的尾声里,我们听到了生命的召唤,听到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,死而后已的召唤…… 


石黑一雄,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。伟大的作家总能刷新读者对世界的体验与理解,石黑一雄正是这样的作家。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评价道:“石黑一雄的小说,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,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。”风光不再却又计划重返歌坛的过气老歌手,怀才不遇而孤芳自赏的前“大提琴手”,一心想成为作曲家却处处碰壁的大学生,……那些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人物,在拒绝遗忘的歌者石黑一雄笔下,演绎出了一组音乐人生的浮世绘。 



阅读经 

好课 功夫在诗外


许多人在回忆录里这样记载梁启超先生:身体自幼就非常好,精力过人,生活中又好喜乐,幽默风趣。要这么说,梁实秋先生所说的“步履稳健、风神潇洒”就应该没问题。但说实话,梁任公先生到底会不会演讲,长得是不是风神潇洒,朝阳区教育研究中心高中语文教研员,特级教师何郁不读完相关论著不敢轻易下结论。这样考究的阅读,带给他愉悦。随着读书的深入,他对梁启超先生的认识,越来越接近真实……


“功夫在诗外”是杜甫作诗的经验,意思是写好诗不仅仅在于琢磨诗的辞采篇章,更要有大量的生活积累阅历。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特级教师/国家级名师陈延军认为,做教师的也应该“教学功夫在教学外”,要做一个家长和学生喜爱的教师或教育家,除了具有优秀教师固有的教育精神和钻研学科教学外,还需要持之以恒、静下心来一门心思多读一些书。 


“能读会写,擅讲善导”是教师素养最基本、最精要的概括。其中,“能读”是基础,通过一个教师的言谈便知阅读视野的宽窄。而阅读正是丰富自己、提升自己的过程,是激发自己热爱生活、热爱事业的动力。 


每个阅读者生命中都有一个“月牙泉”,这个“月牙泉”也一定会有接近枯竭的危机,首师大二附中郝霖老师认为,作为教师本就该像甘肃当地人那样,向这眼泉里不断注水,以确保她的水量;在这眼泉的周围种上芦苇,来减少这里水分的流失。 



■教师心语


只读不思不是读书,只读不感不是读书,只读不记不是读书。只读不用不是读书。只有读、背、感、悟、用,才能证明读后有所收获,读有效果。

——陈延军(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特级教师)


那一次阅读,带给我的愉悦,竟一直没有忘记。而且岁月逝去越久,竟感到越来越有滋味。随着读书的深入,我对梁启超先生的认识,越来越接近真实。

——何郁(朝阳区教育研究中心高中语文教研员,特级教师)


读书,就是与智慧对话的过程,读什么书就会成为什么人。从精神发育来看,很大程度上人的精神世界由他阅读的图书塑造,读什么,你就会成为什么。

——谢国平(北京市门头沟区新桥路中学校长)


我们每个阅读者生命中都有一个“月牙泉”,这个“月牙泉”也一定会有接近枯竭的危机,作为教师,就该向这眼泉里不断注水,以确保她的水量。

——郝霖(首都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) 



□文/本报记者 何文洁